優秀都市小说 穿成男團女經紀人,我帶飛小鮮肉 起點-第二百二十九章 凌堯到醫院相伴

穿成男團女經紀人,我帶飛小鮮肉
小說推薦穿成男團女經紀人,我帶飛小鮮肉穿成男团女经纪人,我带飞小鲜肉
赵赫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紫,这是他混圈以来第一次听到这样不客气的话,冷冰冰的将自己贬的一文不值。
他好歹也是有百万粉丝的男艺人,有自己的代表作的男演员,在她眼里一点儿魅力都没有?
“赵哥哥,下一个上台的就是我们剧组了,你怎么不去做做准备,站在这儿?”
一个穿着浅蓝色礼服的年轻女孩儿走到赵赫的身边低声问道。
赵赫迅速敛去脸上复杂是神情,“走吧!走吧!去后台。”
说完后他也没有管身后的人,率先大步离开了。
女孩子皱眉,心里寻思着平日里对自己温柔有加的人今天怎么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
台上主持人和路逸临、谭希蕊、陈美丽的互动都结束后最后一个才轮到了何睿。
何睿的表现无功无过,无论是回答主持人的问题,还是和观众的互动,完完全全表现出来的就是一副谦虚学习的新人的模样。
他的这种不争不抢,反倒是衬托的陈美丽和谭希蕊两人的嘴脸有些丑陋了。
采访结束后何睿跟着路逸临他们去了后台换衣服卸妆,章沫站在门口等着他。
一阵电话铃声响起。
凌尧那久违的低沉好听的声音在章沫的耳边响起。
“章沫,你在忙吗?”
他问。
“刚忙完,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以凌尧的个性没有什么事情是根本不可能会打电话过来的,他就不是一个会闲聊的人。
章沫在之前的几次短暂的相处中已经对他有了一定的了解。
“刚刚邻居打电话给我说妈在门口的小路上突然晕倒了,这会儿已经送到医院了,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她给你打电话你可能是没有听到,所以打给了我,
你能不能先去医院看看她?我这会儿正在机场,下午三四点就到了。”
凌尧的气息沉稳,一点儿慌乱都没有露出来,不知道是他这个人淡定沉稳还是说他冷血。
章沫一听,脑中立马想起前几日在医院碰到周琳的事情。
宝石商人理查德的鉴定簿
“好,我知道了,哪个医院我现在就赶过去?”
娶堆美男来暖床 琉璃娃娃
她问。
“就咱们家附近的那个医院,辛苦你了,我下午就到了。”
凌尧抬起头看了一眼排的长长的队伍,眉头紧蹙。
“嗯,我知道了,先挂了。”
章沫挂断电话后瞥了一眼来电,果然如凌尧所说,十几分钟前有一通陌生号码的电话打过来,当时她可能在里面,人太多环境太嘈杂所以没有听到。
时间紧急,不知道周琳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章沫给何睿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就急匆匆的离开了。
章沫赶到医院的时候周琳已经醒了,正躺在病床上跟她的好姐妹说说笑笑,看到章沫来还很是诧异。
“你怎么会来?你今天不是去那个什么了嘛!我早上的时候还在直播间里看到你呢。”
昏君
章沫知道周琳说的是采访,早上的时候直播间的镜头是有挨个扫一遍到场的嘉宾的,自己不是艺人,但是跟何睿站在一起,被镜头扫到也是有可能的。
“已经忙完了,你怎么突然晕倒了?医生怎么说?”
章沫跟病房里周琳的朋友打了个招呼后将肩上的小包放到床边的小桌子上,人也坐到了周琳的床边的沙发上。
“害!没啥事,就是今早的太阳太晒了,晒得我脑瓜子发蒙,一个不注意就晕了,再加上早上吃的少了点,人没力气,状态就有点差,不是什么大问题。”
玄 天龍 尊
“你别一惊一乍的。”
周琳暗地里给自己的闺蜜使了一个眼色后对着章沫简单的解释道。
章沫似笑非笑的瞅着一看就不老实鬼鬼祟祟不说实话的周琳,脸上就差把:你看我信不信,几个大字写上去了。
“干嘛?什么眼神啊你?爱信不信。”
周琳傲娇的扭过头,不再理会自己的儿媳妇,笑眯眯的看向自己的闺蜜,“爱芬,我要吃香蕉,你给我拿一个。”
“唉!儿子儿媳妇都不管用,还是得靠你,我们以后就相互扶持吧!”
周琳的朋友年龄和周琳不相上下,一身橘色的旗袍,脚踩着高跟鞋,姿态端庄,周身气度不凡,和周琳两人是同一款的老太太,保养的很好。
章沫到这里来,第一次见周琳的时候周琳就是打扮的雍容华贵,端着高雅的姿态,要不是近距离接触,了解了她那傲娇的性子,还真的会被那一套外在唬住。
拿到香蕉的周琳剥开香蕉皮就咬了一口,眼睛瞄了一眼坐在自己边上的章沫,她嘴上对章沫是万般嫌弃,但其实心里是希望他们来看自己的,陪陪自己。
“下午凌尧就回来了。”
章沫看着周琳,眼里带着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宠溺。
周琳听到章沫说凌尧要回来,三两下咽下了嘴里的香蕉,脸上闪过抹欣喜的表情,但是嘴上还是嫌弃的嘟囔着。
“哎呀!我没事的,不要为了我耽误你们的工作,工作多重要啊!
你们忙你们的就成,我一个人也可以茁壮成长,我不重要的,不要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时间多宝贵啊!”
章沫一头黑线,反话文学大师非自己这个婆婆莫属了,当初自己的婆婆退出文坛的时候怕是所有人都不同意的吧!
要不是她嘴巴边的笑容压都压不下去了。没准章沫就真的信了她的鬼话了。
周琳的闺蜜坐在一边没有说话,眼底也满是笑意,显然对于周琳的性格已经早就习惯了。
章沫本着打不过就加入的原则,开了口,“妈可真是懂事啊!早知道我就不过来了,多耽误我工作啊,
这样吧,我现在就给凌尧打电话,让他也别回来了,安心去工作,不然耽误了工作妈是会生气的。”
说着她起身,拿着自己的手机出了病房门。
随着病房门被关上,周琳那张神色着急紧张的脸也被留在了里面。
章沫出了病房也不是真的要去给凌尧打电话,而是去了医生的办公室询问周琳的情况。
下午三点半左右的时候凌尧风尘仆仆的赶来了,章沫出了病房正打算要去给周琳买些吃的东西,就见凌尧提着行李箱大步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