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txt-第二百二十七章我到底憑什麼會幫她求情!?閲讀

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
小說推薦和離後,禁慾殘王每天都想破戒和离后,禁欲残王每天都想破戒
众人怎会听不出来,太后娘娘这是在故意羞辱花舒月。
藏在人群后的花老夫人听见了太后对花舒月的处罚,身子就是一歪,还好花景礼反应及时,一把将她扶住了。
“太后娘娘!太后娘娘息怒啊!”
好不容易稳住心神的花老夫人拄着拐杖,急急忙忙从人群后挤了过来,跪到了太后面前。
“太后娘娘,您就饶过舒月吧,她年纪小,一时间贪图了虚名而已,回府后,臣妇定会好好罚她,就请太后娘娘饶过她这一回吧!”
花老夫人急得出了一头的虚汗,她看着静静站在一旁的花芊芊,咬着牙上前拽了她一把:
“你还发什么呆,你还不快为你姐姐求情!”
花景礼看着地上好像随时都会晕过去的花舒月,心里也是乱糟糟的。
舒月怎么会变成这样?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虽然想不通,可也不忍心看她出家为尼,只能涨红着脸向花芊芊道:
“你,你帮五妹求求太后吧,她,她一定是有什么苦衷,一时想左了才会犯错……”
“她做错事就是有原因的,而我被冤枉,就是活该?花三郎,你认为,我到底凭什么会帮她求情!?”
“就凭你姓花!”花老夫人咬牙切齿地道:“她是你姐姐,她毁了,你以为你会有什么好名声?一笔写不出两个花字啊!”
“够了!”
看着花老夫人在自己面前还敢这般张牙舞爪,太后沉着脸,虚起了略微松弛的凤眸:
“花老夫人既然如此舍不得你这个孙女,那就陪她一起剃度好了!反正你终日吃斋念佛,想必,早就想去侍奉佛祖了吧!”
听了太后的话,花老夫人的表情瞬间僵硬在了脸上。
“太后娘娘……”
“在哀家面前,你们还敢这般对待琼华,想必从前也没少苛待她!我让她回花府可不是让你们随意欺辱的!”
百姓们听了这话,纷纷交头接耳地私语起来。
“我从前听说县主嫉妒家人对姐姐好,所以才离开花府,可谁想到花老夫人和花三郎他们这么偏心!”
“是啊,同样的花家的女儿,这态度也差得太多了……”
“唉,县主竟一直被误解,却从来不开口辩解,好让人心疼啊……”
花老夫人顾不得这些议论声,她只向太后哀求道:
“太后娘娘,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舒月没有做什么穷凶极恶之事,只是一时糊涂,求太后饶了她这一回吧!”
太后缓缓抬起手,整理了一下略微褶皱的衣袖。
“你们是不是觉着,赏梅宴那荷包一事,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太后娘娘没有多说什么,但那淡淡的口气却让花舒月直接软了腿。
“哀家,是看在相爷劳苦功高,才没想计较此事,而且,哀家也警告过花五小姐,是她把哀家的话当成了耳旁风。”
说着,她悠悠地看向了花老夫人,“若老夫人不满意哀家的处罚,那这件事就交给大理寺和刑部处置吧。”
听太后要将此事移交给大理寺,花老夫人吓得手脚都没了温度。
“不,不,臣妇不敢质疑太后娘娘的决断,一切,一切就按太后娘娘说的……说的办吧!”
花舒月这一次的事真要追究起来,等同于欺君!
出家好歹能留下一条命,若交由大理寺和刑部,焉有命在!
花老夫人只能含血应下了太后的话。
太后不再理会花老夫人,她转头看向花芊芊,朝她招了招手。
花芊芊带着笑意走到了太后的身边。
太后拉着花芊芊,上下端详了一阵,这才开口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话,说得极好!”
花芊芊被太后夸赞,也不扭捏,端正地福礼道:“谢太后娘娘夸奖。”
太后满意地点点头,“哀家会叫人将这句话刻在文庙的殿堂上,时时刻刻提醒这些读书人,让他们知道,读书是为了什么,风骨和气节到底是什么!”
太后这话当然是说给众书生听的。
书生们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完全不敢抬起头去迎接太后的目光。
太后今日来,一是为了给花芊芊撑场面,二也是想看看花芊芊遇到这样的事情会如何处理。
花芊芊的冷静和气度让她非常满意,她看着花芊芊的眼神也越发的喜欢了。
不过她在外面待久了,是真的觉着有些乏了,掌事姑姑瞧出了太后脸上的倦容,便对太后道:
“太后娘娘,事情已经大白于天下了,咱们就回宫吧!”
太后“嗯”了一声,回身时正巧看见了花芊芊身后的秋霜,便对她道:
“我听阿秀说,你和秋梨想要回到我身边来?”
闻言,秋霜就是一愣,立即抬起头看向了太后。
“奴婢……”
她咬了咬唇,若是太后在一天前问她这句话,她定然毫不犹豫的点头,可现在……
“奴婢想陪在县主身边!”
不管花芊芊会不会像对待秋桃一样地对待她,不管秋桃会不会拿她当家人,她都想试一试!
看着秋霜的反应,太后浅浅笑了笑。
“既然决定了,那就好好的留在琼华身边,哀家老了,跟在哀家身边有什么好的!”
这将来和这天下,都是她面前这些年轻人的啊。
太后的心里莫名有些感伤和感慨,她又转头看向了不为居士,轻声道:
“皇上这些日子已经为建安的事情很忙了,咱们不能帮忙,也不要捣乱了吧。”
太后娘娘说话时的口气一直很柔和,可这话里的意思却让不为居士无比的惭愧。
天價 寵兒
他朝太后躬身行了一礼,“太后教训的是,臣的确愧为人师!”
说着,他又转身朝花芊芊行了一礼。
“老夫为我这些学生向县主道歉,县主的气度着实让老夫佩服,是县主的坚持才没有让那些沽名钓誉之人辱没了先人之作!”
不为居士这一礼,行的非常诚恳。
花芊芊不过是一个十几岁的姑娘,却能顶住这么大的压力,一直守着本心没有服输。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四句话,他真的没法相信是从一个小姑娘口中说出来的。
要说风骨,这才是真正的风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