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翡玉無暇 愛下-第1374章:你也太無恥了吧閲讀

翡玉無暇
小說推薦翡玉無暇翡玉无暇
现实总是那么残酷的,永远都不要妄图让别人感恩,不管你做了多少好事。
但是,在大家的利益面前,你所做的好事,都是不值一提的。
因为,你阻碍了别人想要更多权益的自由。
你就算是粉身碎骨了,也不会让所有人满意。
我坐下来,脸色阴沉,内心还是十分失落的。
李玉丽心疼地说:“小军,或许……应该……”
我笑着说:“小事情,小事情,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
我说的风轻云淡的,但是内心还是很失落的。
这个时候,王玉民拿着话筒开始叫喊起来了。
“大家放心投票,我可以承诺,只要把陈军投下去,让我来做公司的领导,我一定带领大家赚更多的钱,咱们把陈军投下去之后,他的股份,我一份都不要,全部都分给大家,让大家有更多的股份,赚更多的分红,大家踊跃投票,都是不记名的,投票,都过来投票……”
王玉民积极的在呼喊着,我看着那些工厂的员工还有村民们都过来投票,一个个脸上都心惊胆战的。
很明显,他们也都很怕我,但是,纵然是怕,只要是不记名的,他们就敢投。
因为,跟利益挂钩。
妞妞小声地跟我说:“小军爸爸,这对你,不公平啊,你不去拉拉票吗?”
我笑着说:“没必要,我不需要跟他们做什么承诺,我是老板,他们只是员工,老板只要做公司章程内的事就可以,咱们不用放下身段跟他们承诺什么,你放心,我有办法收拾他,这帮人恶心我,我能恶心死这帮人。”
我的话,让妞妞嘻嘻笑起来,她说:“我就知道陈军叔叔有办法的。”
我点了点头,看了一眼吴真真,她笑着说:“陈总,已经为您起草好了。”
我看着她手里的文件,她是懂的,所以不用我吩咐,就把文件给我起草好了。
我就坐在办公室里等就行了。
等了个把小时,我看着王玉民兴冲冲的拿着投票箱走进来了,一股脑的将信票都倒在了桌子上。
王玉佟骂骂咧咧地说:“玉民啊,我告诉你啊,你这是在玩火,你千万别找死啊,我告诉你啊,这很不对知道吗?小军多辛苦啊,才把我们的工厂给办起来,你这是造反。”
王伟也拉扯着说:“就是,我看,还是算了吧,别开了,免得,你丢人,我觉得,我们永兴村大部分村民,都是拥护小军的,你就别闹了。”
王玉民不爽地说:“行了行了,不用你们承担,陈军,咱们说好了,要承认结果啊。”
我点了点头,我笑着说:“行,我绝对承认结果。”
王玉民立即兴高采烈地开始唱票,他打开一张投票,立即兴奋地说:“赞成罢免你,一票……”
他说完就高兴的把票放在一边。
然后招呼着王玉佟跟王伟两个人过去帮他唱票。
王玉佟急忙说:“我不干,你自己干去吧,我可不干。”
他说着就直摆手。
我笑着说:“行了行了,赶紧弄吧,都是工厂的工作,赶紧唱票。”
王玉佟赶紧说:“行行行,我听你的陈总。”
他说完就赶紧跟王伟去帮忙唱票。
“赞成……加一票……”
“赞成……加两票……”
“反对……一票……”
让我心神荡漾的坏女人
王玉佟兴奋地说:“我就说嘛,咱们永兴村肯定还是拥护咱们陈总的,王玉民,我看你还是算了吧,面对你丢人,你跟陈总相比,狗屁都不是。”
王玉民不耐地说:“这赞成的都三票了,这反对的才一票,这怎么看也是拥护我的比他多啊,别废话,唱票,快点。”
我就静静的笑着看着他们在那一唱一和的。
“赞成,赞成,赞成……反对,反对……”
王伟打开信封交给王玉佟,他读出来,然后让王玉民在黑板上记下来。
很快,我就看着黑白上赞成罢免我的票数已经稳居上风了,而反对的票数,寥寥无几,显得很可怜。
我无奈的笑了笑,终究是我错付了呀,那一点小小的希望,也破灭了。
虽然算不上有多苦涩,但是,内心还是失落的。
游戏人生 东部联合篇
很快,票数就见底了,只剩下最后一张投票。
王玉佟赶紧抓起来,打开了,十分失落地说:“哎呀,又是赞成啊?这帮人没良心吗?”
王伟赶紧说:“陈总,我承认,我必须得主动承认,我投的是反对票,我坚决反对王玉民的做法,也坚决拥护您的领导,但是,但是这……”
我不屑的笑了笑,我说:“知道了,你最忠心,我理解。”
王伟立即笑着说:“您理解就好,您理解就最好了。”
自杀小队:自杀金发女
王伟说完,就深吸一口气,放下心了似的。
王玉民得意地拍拍黑板,笑着说:“陈军,你自己看吧,看看这票数怎么样?不用我说了吧?你自己看的明白吧?你输了,嘿嘿。”
我不屑的笑了笑,我说:“输了?这票数,确实对我很不利啊。”
王玉民立即说:“什么叫不利啊?一共158个人投票,你数数,你加起来才几票啊?不过八九票,哎,你不嫌丢人?我要是你,我马上就收拾东西滚蛋了,免得让人笑话,你看看我,我就是民心所向啊,这做人呀,还是得脚踏实地的,老老实实的在基层扎根,给基层人民做贡献,哎,你脱离人民群众,搞什么兼并上市之类的,老百姓知道什么呀?再说了,你给老百姓分一分钱了吗?是不是?你也不能怪老百姓门势力,你得确实到位的给大家带来利益才行。”
王玉民兴奋地说的头头是道的,很是得意啊。
我笑着说:“你说的对,但是,王玉民,你别忘了,是我认命你做副厂长的,你王玉佟,王伟,也是我认命的,为什么,你们不给大家灌输一些有利于我的思想,而是处处说我的坏话呢?”
王玉佟跟王伟立即害怕地脸色难看起来了。
两个人还没说话呢,王玉民就十分霸气地说:“因为你确实做的不好呀,你要是做的好,不用我说,人家也会服气你的,是不是?人呀,有德行才行,你有什么德行?表面功夫做的好而已,实际上还不是吃喝玩乐搞女人那一套?丢人是,还跟我的小姨子搞在一起了,连累的我都没面子。”
李娟愤怒地站起来,我立即拉着李娟,笑着说:“玉民啊,你这么搞,未免,太不讲感情了吧?我跟小娟什么情况,外人不知道,你能不知道吗?你这样搬弄是非,你不觉得惭愧吗?”
王玉民低下头,有点不好意思,但是很快就说:“行了行了,投票结果出来了,别跟我说私情,公事公办,你赶紧收拾东西走人吧。”
我听着他的话,就不屑的笑了笑,冷着脸说:“跟我说公事公办是吧?没问题。”
我说完就将手里的公告拿出来,丢给王玉民。
飛劍問道
他奇怪的拿起来看了一眼,认真地读起来了。
“关于公司董事行使一票否决权否决此次投票结果的公告函……你,你,你陈军也太无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