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 線上看-第三十七章:救你是本能相伴

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
小說推薦她在冷宮慘死後,狗皇帝跪着求原諒她在冷宫惨死后,狗皇帝跪着求原谅
这时街边几个男人还有女的,一共十几个人拿着刀,拦在他们的车轿前,叶向尘眉头一锁,赶紧护在汐瑶身前。
“她们有吃的!还有钱!”几个人里不知道谁说了这句话,她们赶快上来疯抢东西。
叶向尘和墨生与她们扭打了起来,一个男人疯了一般,举起刀冲汐瑶砍来。
汐瑶和叶向尘的手腕还被铁链拴在一起,叶向尘看到那男人手里的刀,下意识地挡在汐瑶前面,把她抱在怀里。
那男人见叶向尘受伤,反而有些被吓到,扔下了手里的刀,其他人也停了下来。
汐瑶叹了口气,可惜她身上也没什么钱,“我知道,牧江城遭到了水患,冲垮了你们的房子和田地。大家都怕了所以能跑的就都跑出来了。可你们要相信北齐,相信北齐的皇帝不会放弃牧江城,此时大家应该齐心协力重建家园,而不是四处流窜,这一路上你们遇到的各种危险,要比留在牧江城多得多。”
汐瑶把车上的一些吃的拿了出来,“我们沿江过来,水位已经下降,你们把这些吃的分一下,再等等北齐的赈济一定会到的。现在牧江城正是需要重建的时候,你们若都走了,牧江就是空城了。我会把这些吃的给你们分一下,各位再都好好想想是去是留。”
听了这话,几个人灾民也随声附和。
“是啊,我们也不想去别的地方。”
“都是实在没办法了,不然谁愿意离开家。”
“天灾人祸,老天爷不给活路啊。”
汐瑶把吃的分给了他们,他们表示过感谢后就离开了,看着他们走远,她思绪不可控制的想到齐轩,现在齐轩肯定焦头烂额,又要每天在安和宫沉着脸挑灯看奏折了。
“我给你包一下吧!”她看到叶向尘伤口时神色有些不自然,把干净的衣服撕成布条。
叶向尘倒也不客气,直接脱下上衣。
他精壮的上身裸露在空气里,汐瑶看到他身上有大大小小的疤痕。
她目光一顿,小心给叶向尘包好伤口,脸有些发红。
“都给你说了,你帮不了她们的。”叶向尘竟然也觉得耳根有些发热,找了个话题。
“这不是她们的错。她们只是想活下来,处于人的本能而已。”
名剑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救你吗?”叶向尘戏虐地看着她红透了的脸。
在学校里不能做的事
汐瑶没说话,叶向尘继续说:“我也是出于本能。”
她一时语塞,心里一丝异样,报复似的用力给他包扎的布条打了个结。
———–
安和宫。
齐沐之找了汐瑶十二天,都没有消息,他只能先回北齐皇宫。
齐轩暴怒,把桌子上的砚台扔到齐沐之身上,“所以你的意思是,汐瑶人间蒸发了?怎么可能找不到?”
齐沐之没有躲,砚台正好砸到额头上,墨汁混和这鲜血,顺着脸颊流了下来,“臣在牧江城附近,有几个灾民本来已经逃了,又回到牧江城,根据他们描述他们遇到了三个公子,其中一个白净瘦弱的公子手上拴着铁链,他把吃的分给大家,并且劝大家相信北齐皇朝不会放弃牧江城,所以他们回来了。”
“孤要亲自去东辽。”他一掌拍在案几上,另一只攥得紧紧的。
他只要想到汐瑶被叶向尘用铁链锁着,去到东辽那个地方危险重重,他就心痛,他再也等不了了。
“国不可一日无君,陛下。”齐沐之算好时间,跪在地上。
“太后到——”福德通传。
“母后。”齐轩和齐沐之二人同时行礼。
太后身边还跟着开国公宋弋。
宋弋虽已是满头白发,但仍精神矍铄,“陛下可是要为了一个女子抛下整个北齐?”
“孤绝没有这个意思!如今水患已平,朝堂局势安稳。所以孤才决定去东辽。”齐轩他已经决定要前往东辽,如果汐瑶在东辽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便再难心安。
宋弋听了他的话,冷笑了几声,“陛下还真是少年心性。好,你去了东辽,之后呢?要为了一个女子与东辽开战?”
齐轩眸色沉沉,坐在金色龙纹椅子上,“孤会想到两全的办法,孤不会放弃汐瑶的。”
“陛下啊,陛下!你可记得当年你如何游说老臣的?你说你要做千古明君!你要让北齐海晏河清,国泰民安。结果呢?你就这样为了一个女子昏了头?这世间哪有两全的办法?这是东辽在找由头逼你先开战!”宋弋声音高亢,有些激动。
西茜的猫 小说
齐轩怎能不知东辽的狼子野心,他反问:“你们人人都质疑孤不是个好皇帝。孤想问,断情绝爱,在万人之上,孤独终老,便是一个好皇帝了吗?”
“那陛下以为明君和昏君的区别在哪?明君可以无情,无爱,无友,孤寒一生,只为天下。昏庸之辈,会被财色欲望迷住双眼,他们永远无法克己。陛下,在其位方知其寒。”
所以,他是昏庸无能之辈,他放不下赵汐瑶,他无法做到心怀天下!这一刻齐轩才明白,万人之上,永堕孤寒。
齐轩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喉结翻滚,他声音有些颤抖,“孤已经决定了。”
或许吧,他自以为,他为了这个位置每日殚精竭虑,恪尽职守,但他仍不是个好皇帝,他放不下心中的那个女人。
两国之间,不应该牺牲赵汐瑶,她已经为了云楚死过一次了,他要带她回来。
宋弋身形有些不稳,指着齐轩,“早知你今日如此色令智昏,如此妇人之人!我长子宋青,次子宋远,还有那些你的忠臣,为开国牺牲的万千将领,又何苦献上生命,何苦为你战斗!你得到了帝位又嫌这位置烫手了么?你为一个女人如此,你昏庸!”
“国公,慎言。”齐沐之在一旁提醒宋弋。
一时间,安和宫静得可怕,齐轩闭上眼睛,良久才睁开,他从座位上下来,衣袍一掀,跪在宋弋和太后面前。
他冰寒深渊一般得眸子布满了红血丝,“传苍龙鞭。”
宋弋没想到他会如此坚决,苍龙鞭是开国时,齐轩为表决心,立下的誓言,若有一日他犯错,虽是天子,也当受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