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嫡女,醒來竟在權臣榻上-第179章 相信陛下會有個決策相伴

重生嫡女,醒來竟在權臣榻上
小說推薦重生嫡女,醒來竟在權臣榻上重生嫡女,醒来竟在权臣榻上
谢云烬淡淡道:“殿下多虑了,当日下旨的是陛下,命我与齐兄即刻去金水湖打捞官银。所以今日之事,与我和齐兄并无关联。”
“如此,本王就放心了。”康王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
轻松也不过一瞬,他又轻声呢喃:“这就怪了,听父皇说刘侍郎以死相逼,想保住刘家的血脉,那为何刘侍郎的两位公子却死了?还被掩埋在了护城河坝里?”
谢云烬也若有所思。
按照宁正杰的说法,当年真正偷换账册的其实是端王身侧的小太监。
但指正宁正杰的却是刘侍郎家的管家。
也就是说,刘侍郎或许和端王存在着某种联系。
刘侍郎曾经是吏部的人,吏部连尚书、端王——
谢云烬幻想过很多人都会是偷换官银的主使。
唯独没敢把苗头指向过几位皇子。
尤其是端王!
“殿下!”谢云烬的思路越来越清晰,再不肯面对的事实,或许也有可能是事件的真相。
康王一愣,“谢大人?”
谢云烬沉声道:“下官有心想协助殿下解决难题,偏偏手中的事情已经足够让下官焦头烂额,不如殿下即刻去禀明陛下,相信陛下会有个决策。”
心中的想法虽然荒谬,可他越来越觉得端王在秘密筹划的东西,或许远比他所猜测到的要深!
事关皇子,他能想到的未必皇帝就想不到。
或许,皇帝因为刘侍郎之死的震怒,并非表面上的那么简单。
如今刘家二子的尸体也已经找到,皇帝即便再不想面对,也该有个决策了。
“既如此——”康王微叹起身,对谢云烬辞别道:“那本王就先行离去了。”
“恭送殿下。”谢云烬感激的目送康王的离去,在他的背影即将消失在视线中时,谢云烬的面色忽地冷了下来。
……
大长老送走了龙善,转身就来到宁姝所在的地窖里。
谢云烬之所以没能在鸿胪寺找到宁姝,是因为她把宁姝藏在了与鸿胪寺一墙之隔的外面,那里早有她们为了放置蛊虫而打通了一处地窖。
如今用来安置宁姝,大长老也是做梦都没想到的。
“龙善怎么样了?”宁姝焦急的问道。
大长老沉默不答,又端起了面皮耐心的为宁姝贴着。
“有心思管一个丫鬟,夫人倒不如关心关心自身的处境吧。”
宁姝感受着大长老偏冷的语气,大致已经猜到龙善定是安全离去了。
便默不作声任由大长老在自己的脸上“胡作非为”。
甚至还在心中暗暗期盼时间快些流逝,能让她尽快的离开这个暗无天日的狭小空间。
只要出去了,她就有足够的把握脱身。
她在一瞬间变换的安宁神色,不禁让大长老微微一愣,“看来夫人还是很在意这个丫鬟的。”
“在你们的眼里她是我的丫鬟,在我的眼里,她却是我的家人。”
宁姝淡漠的掀开眼皮,凝视着大长老满是褶皱的脸。
大长老呲道:“家人?难道夫人为了这个家人,就甘心的舍弃你真正的家人?”
“不劳大长老费心。”宁姝在确定大长老短期时间内不会杀她后,对大长老的态度也是明目张胆的嫌弃起来。
“看大长老的样子应该是没有过家人吧?”
大长老的心情并没有因为她随意说出一句话而有任何波动,手指缓慢却又不停的在她的脸上戳着,“夫人认为老妇需要那个东西吗?”
“在大长老的眼里家人竟然是个东西?”宁姝轻哼一声,“遥想当年的圣女巫月,也算是大长老的半个徒弟。我想,说是大长老的半个女儿也不为过吧?那与大长老来说,她又算是个什么东西?”
“一个具有天赋却没用的笨蛋而已。”大长老漫不经心的回答着宁姝问话。
自从巫月圣女死后,苗疆已经很久没有人提及过前任圣女的名讳了。
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巫月那张乖巧天真的面庞来。
她听话是听话,天赋也具备,唯独却少了一份对大长老的赤诚。
她的心到底还是向着巫王的。
要想完全的收复掌控苗疆的权力,巫王势必要搬到。
情难自禁
巫月圣女也必然不能留之。
可惜了。
巫月确实是个百年难得一见的控蛊奇才。
她的手微微一顿,笑看着宁姝:“暂且不提夫人体质的事,老妇倒很想问问夫人是何时结识的前任圣女?为何时常与老妇提及前任圣女?”
宁姝黯然的眸色里忽然闪过一抹惆怅。
从何时?
是啊——
她这幅身子究竟是何时结识过的“她”?她从来没考虑过这个问题,她究竟为什么会醒在宁姝的身上?
“我只是很奇怪,既然大长老说她是个有天赋的人,大长老为何要杀她?”
大长老神情一滞,淡淡笑道:“老妇可没有杀她,夫人莫要胡说。”
“可——”宁姝觉得眼前的情形是打探死因真相的大好时机,但她的话又被来人给打断了。
“大长老!”那人在门外说道:“端王殿下有请。”
“端王?”大长老的笑声讥讽又诧异,不用猜,端王定然也是因为宁姝而来的。
“看来夫人的人脉甚是广阔啊。”
对于大长老意有所指的话,宁姝完全不予理会。
她只是奇怪端王为何能找到这里?
大长老放下手中的东西,重新检查了一下绑着宁姝的绳索后,披上黑袍走了出去。
鸿胪寺的一处偏堂,端王一动不动的站在门口,当视线中那个令人作呕的黑色身影出现时,才缓缓转身走回了房中。
大长老笑道:“老妇见过端王殿下。不知殿下找老妇所为何事?”
“少废话,谢夫人是否在你的手中?”
端王排除了李诗晴后,经过手下人调查出的结论来看,如今在京都能不费一兵一卒就能在玄风和元武的手中掳走人的,还让谢云烬在这么久都查不出任何线索。
只有苗疆这群拥有奇异手段的人了。
他不懂宁姝何时何地惹怒了苗疆的人,但他的语气冰冷,不容大长老有任何辩驳。
“本王奉劝大长老一句,最好乖乖的交出人来。否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