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九荒天庭-第九十章藥族藥塵子熱推

九荒天庭
小說推薦九荒天庭九荒天庭
帝天羽身形一动,就出现在第二十八重天的宫殿群中,帝天羽端详着大殿中央的炼丹炉。
这炼丹炉是药典丹篇所化,在无量芥子天庭中传来的信息,这炼丹炉只要加入各种灵药灵草,就会自动的炼制丹药。
帝天羽看到在炼丹炉的内壁刻满密密麻麻的丹方,只要提供这些丹方需要的灵草,这炼丹炉就会自动炼丹,不需要炼丹师操作。
当然帝天羽现在只能炼制高他修为一个等级的丹药,也就是说他只能炼制六品丹药及以下的丹药。
即使是这样,帝天羽眼中也充满了狂喜之色,有了这炼丹炉他以后还会缺丹药吗,他组建的势力还会缺丹药吗,只要加入灵草灵药就有源源不断的丹药。
“哈哈哈!简直就是个作弊神器嘛,但是我喜欢!”
帝天羽兴奋的狂笑道,他拿出六品丹药固元丹所需要的灵草,放入炼丹炉中,炼丹炉一亮下一刻在出丹口就飘出十颗散发着丹香的丹药。
帝天羽手一招十颗丹药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我是刺儿头
“这丹药竟然每一颗都有丹纹!”
帝天羽惊讶道,丹纹是每一位炼丹师都追求的境界,丹药上出现丹纹说明丹药没有一丝瑕疵,而这炼丹炉用一份药材就炼出十颗拥有丹纹的丹药,说明没有浪费一丝灵草灵药的药性炼制成了没有瑕疵的丹药。
“ 既然你是炼药师的之源的药典所化,你以后就叫祖炉吧。”
帝天羽说罢,在炼丹炉的表面出现两个符文。
帝天羽将十颗丹药装进一个玉瓶中,就出现在二十八重天的上空,这祖炉以后他在研究,他还没有忘记他现在还在龙蚯的肚中。
“二十八重天即然已经化为炼丹之地,以后就叫神药天,这片宫殿就叫药阁吧!”
帝天羽说吧,在宫殿群那竖匾上出现了药阁两个古文。
帝天羽想到在他的下丹田中还有一本药篇了,随即手一伸那药典的下一部分药篇就出现在他的手中。
药典已经认他为主,这药篇现在也是他的神器了,他的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的笑容。
“哈哈哈!没想到他是药族之人,怪不得能进入琅缳福地!”
尖叫日记
帝天羽哈哈笑道,他下一刻就出现在龙蚯的腹中,而无量芥子天庭已经回到了他的识海中。
“没想到在这龙蚯的腹中还有这么大的机缘!”
帝天羽没想到他被龙蚯吞进腹中得到了这么大的机缘,这龙蚯还真是他的贵龙。而且这龙蚯是药族的神兽,成年之后的龙蚯实力最少是九阶帝兽。
并且龙蚯对于梳理药园具有很大的功能,它的粪便是灵药灵草珍贵的肥料。
,这头龙蚯还只是一条幼年龙蚯。
药族本来在琅缳福地中放了许多龙蚯蛋,但是时间太过久远,龙蚯蛋得不到灵气都枯死了,只有这颗体内有药典,所以才存活了下来,经过数百年的成长,达到了七阶妖兽的修为。
帝天羽这一刻不忍心伤害龙蚯了,他决定收服龙蚯。
如果在外面收服一条七阶的龙蚯简直是痴人说梦,但是现在这条龙蚯身受重伤,而且他还在龙蚯的体内就有很大的机会收服它。
龙蚯的核心力量全汇集于龙珠之中,只要他找到龙珠祭炼,他就能收服龙蚯。
想到就做,帝天羽睁开鸿蒙阴阳神眼开始查看龙蚯的体内各处。
在帝天羽离开好几天之后,寒依冰一直在焦急等待帝天羽,但是一直不见帝天羽回来,寒依冰就向琅缳福地的中心走去。
寒依冰一路小心的来到琅缳福地的中心,在药园中她发现了疗伤中的一人一龙。
看着满地狼藉的样子,就知道这一人一龙展开过大战,而且看他们的气息都非常的微弱,显然都受了重伤。
寒依冰一眼认出了那中年男子,正是将她击伤的药尊巅峰强者。
寒依冰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而且帝天羽进入福地中心这么久,她一路走过来也没有遇到,这一刻她心中有点慌乱。
那一人一龙也发现了寒依冰,他们现在身受重伤,而且先前被帝天羽所打搅,伤势更加的严重,这一刻一人一龙已经绝望了!
“你有没有见到帝天羽?”
寒依冰抽出寒冰之剑,抵在中年男子的咽喉处一脸冰冷的问道!
“呵呵呵!本座说了你会放过本座吗?寒依冰你这辈子也见不到帝天羽了!”
中年男子脸上没有一丝惧意,到了他们这个级别的强者,一般都不是贪生怕死之徒!
寒依冰听见中年男子的话,拿剑的手一晃,她的心中一阵巨痛!
“你胡说?帝天羽是不会出事的!”
寒依冰有点不相信的说道,她绝美的脸上划过一道泪痕!
中年男子看着寒依冰心中有点不忍,就说道:“帝天羽被那龙蚯所吞,可能这会儿都融化了!”
寒依冰听到这话顿时心如死灰,手中的寒冰剑也掉在了地上,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那绝美脸上挂满泪痕,这一刻就是铁石心汤的人都会心软!
就在这一刻中年男子身形一滞,眼中闪过一丝震惊,随即狂喜起来,他身上的伤势快速的好起来!
“哈哈哈!天不亡我药族啊!尊上终于出世了!”
中年男子站起身哈哈大笑道,这一刻他身上的伤势全部恢复了!龙蚯睁开大大的龙眼,一脸的震惊,这家伙竟然伤势全部恢复了,看来本龙今天是难逃一劫了!
寒依冰对于中年男子恢复伤势没有丝毫的反应,拿起地上的寒冰剑就准备斩杀龙蚯,为帝天羽报仇!
中年男子看到寒依冰要出手斩杀龙蚯,就瞬间出现在她的面前!
“怎么你要阻止我杀这畜牲!谁阻止我我就杀谁!”
寒依冰眼神冰冷,没有一丝感情的说道!
“寒姑娘!尊上没事!你不要着急!”
中年男子突然说道,他对寒依冰很是恭敬,这让寒依冰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尊上?你说帝天羽还活着?”
寒依冰惊喜的说道!
“尊上确实还活着马上就出来了!”
中年男子药尊巅峰强者说道!
拒绝办公室恋爱
“哈哈哈!还活着?进入本龙腹中没有人能抵挡住本龙的龙息!”
龙蚯突然大笑道,它不知道这药族强者怎么突然伤势全好了,而且还叫帝天羽为尊上,但是进入他龙腹中,没有人能活这么久!
就在这时龙蚯一声惨叫,疼得在地上开始打滚!
“该死的小贼!你在干什么?你竟然还活着?”
龙蚯一边打滚一边惨叫道!
“他真的还活着!”
寒依冰喜极而涕道,美目目不转睛的看着龙蚯的腹部,要不是中年男子挡着,她提剑要劈龙蚯了!
不一会儿龙蚯平静了下来,他房子般大的龙嘴张开,帝天羽飞了出来!
“天羽!”
帝天羽刚一飞出龙蚯的腹部,他还没反应过来,寒依冰已经扑进了他的怀中,抱着他的腰开始哭泣!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寒依冰在帝天羽的怀中哭道!
“不哭了!我这不是出来了嘛!”
帝天羽拍拍寒依冰的后背说道,想不到这小妮子这么的担心他!
寒依冰哭了一会儿,离开帝天羽的怀中,看到中年男子和帝天羽看着她,脸色有点羞红,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龙蚯见过主人!”
龙蚯那庞大的头颅向前一探,非常虚弱的说道!
帝天羽用鸿蒙阴阳眼探查到他的龙珠隐藏在一颗心脏中,帝天羽用神眼中的阴阳之力攻击心脏,挖出里面的龙珠,强行认主了!
这一波操作将本来就身受重伤的龙蚯更是伤上加伤,帝天羽拿出一大瓶万年石乳,让龙蚯服用,随后将它收进无量芥子天庭中的二十八重天中养伤!
将龙蚯的事情解决掉,帝天羽看向中年男子!
“药族族长药尘子见过尊上!”
中年男子也就是药尘子双膝跪地,一脸虔诚的向帝天羽行礼道!
“起来吧!你是药院的院长药尘子?”
帝天羽让药尘子起身,对于他是药族族长的身份他早就知道了,没想到他还是圣院药院的院长药尘子!
學魔養成系統
“尊上!小民在圣院药院担任院长已经三百多年了!”
药尘子一脸恭敬的回答道!
“天羽!这是怎么回事?药院院长药尘子怎么叫你尊上!”
寒依冰一头的雾水,而且这中年男子还是药院院长药尘子,药尘子可是东域的传奇人物,不到五百岁就已经是药尊巅峰强者!
药尘子与东域药师公会的总会长青松子并称为东域两大药尊,是唯一没有因为武道修为冲上天尊榜的天尊,他比青松子年轻几百岁,也是最有希望突破到药圣的炼药师!
这样一位东域的传奇炼药师,天尊榜上的强者,双膝跪地称帝天羽为主上,冲击力太强了,寒依冰小心脏有点受不了了!
可我并没有开玩笑啊
帝天羽手一伸手心中出现一本闪耀着宝光的书籍,药尘子见到书籍一脸虔诚的跪在地上,寒依冰看着这本古籍一脸的好奇!
“这是药族的圣物,能够控制药族的所有人员!药尘子是药族中人,所以现在他听命于我!”
帝天羽没有向寒依冰说这是十大功法之一的药典,也不是不相信她,而是药典太过重要,如果让人知道他拥有药典,那全天下的炼药师都会追杀他的!
以炼药师的号召力,就是帝家也保护不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