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塵埃的城 愛下-第四十四章 直上梁山推薦

塵埃的城
小說推薦塵埃的城尘埃的城
话说李蛰这边,大部队在接到小江带来的消息后,就在王东运的带路下,立刻弯道绕行,随后直插军备库,一百多人的队伍,说多也不多,说少也不少,伴着迷雾在山涧疾驰,每一名队员都紧紧跟着前面的人,迷雾像是有吸声的作用,一路上快速前进的奔跑喘息声被风与雾控制住,夜间行路的恐惧却也因为人多而慢慢被冲淡。
不知何时,四周突然开始下起了小雨
脚步声踩在有些湿润的山林里,水的痕迹在掉落的松枝上任意涂抹,开道的手电筒划过夜色,冷白光线透过黑色的迷雾,有限的视野中,同伴急促的呼吸声萦绕耳畔,队伍铿锵的步伐激荡着心魂,告诉人们不是自己一个人在踽踽独行,最前方的灯塔旗帜随着步调的律动而摇摆,即使在深邃无边的山林中也依旧生动如斯,冲破视角的逼仄,带着一股压制许久的杀气。
喜欢的人与…
龙哥和小江一马当先,和王东运一起跑在了队伍的最前方,龙哥大声的鼓励着身后的年轻人,本来就如同鸟语的广普在雨中穿行:“唔系猛龙唔过江,唔系猪扒唔化妆,有恩不报未算差,有仇不报正人渣!年轻人,大家一起抄张嚣老婆啊,沟女唔使多,最紧要大波,干你娘!”
稀稀碎碎的声音穿到队伍后面却模糊不清,小江低着头一边紧盯着指北针,一边用手掰断身边支楞出来的树枝细干,不到二十岁的他心里打定主意,此次一定要立个头功,末世虽然炎凉,年轻人却抵挡不住出人头地的诱惑,哪一个时代,都有活在金字塔顶端决定其他人命运的人。
夜色作掩下,一切事物仿佛都蒙上了阴翳,时间飞逝而过,转过最后一个山角,军备库已经近在眼前,一片宽大的平地突兀的出现在视线里,依靠山梁依山而建范围极广,高高的院墙连接周围凸出的地势,略微留着缝隙的宽广铁门处左右各修建了一个不大的四方岗哨,岗哨边卷起的铁丝网还遗留着曾经人民军队的威严,不远处的山体中还人工开凿出非常大的人工山洞,上面紧布的照明灯此刻却没有点亮,如果对方此刻荷枪实弹做好防御准备,仅凭这一百来人,断然难以短时间攻进这个级别的防御要塞。
農女狂 小說
偶像什么的还是不要坠入爱河好了
而此刻,知晓情报的王羽却没有丝毫犹豫,既没有在意山岗处是否有人埋伏,也没有在意对方是否在沉睡,抬手一挥就朝着外围亮着灯的岗哨各扔出一颗手雷,轰鸣声在耳旁乍响,随后便指挥人群迅速进入军备库,穿越火线一触即发,在军备库惊恐的尖叫声传出来后,队员们赶在天亮之前,快速躬身前躯,排头两个组的队员按照王羽的指挥,一左一右快速推进,钳势进攻抢占地形。
不一会,除了少数在外面戒严的人之外,大部分队伍已经全部进入大院,朝着后面的房屋里展开突袭,队员在模糊的夜色里,伴随着手雷爆炸的火光和极速分泌的荷尔蒙,让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一抹奇异的兴奋,枪声建起却毫不恐惧,偶尔有被枪支击中而突然倒下的人,还未挣扎着站起身,就被后面的身影越过。
云收雨霁,迷雾也渐渐开始消散,天空慢慢发白,在燃烧的暖色烟火下,山石旁边,香樟树的板叶影影绰绰,有些发黑的枝条轻轻晃动,光线漏在地面上,形成深浅不一的暗影,也照射出阴影处生长的些许黑色的死人花,李蛰此刻蹲着军备库的外围,将身子藏在了石头后面,喘着粗气,偷过敞开的铁门,目不转睛的看着灯塔队伍在王羽的指挥下,压制住零星的抵抗和惊惧的呼喊,迅速占领军备库,奔波不停的脚步、踏碎了这一地的斑驳。
微微的凉风轻拂,身上却因匆匆的步履浸渍出了汗意,急行军的消耗让他略微有点点虚脱,除了守在大门的几名队员之外,周围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几个身体太差掉了队的人员,此时堪堪从林子里慢慢走过来,看着将将赶上队伍的几名老弱,李蛰没有说话
在他们有些羞愧的目光中,李蛰摆了摆手示意他们也赶上前去,收获一些战利,末世生存,只有存在价值,才会被别人尊重。
枪声渐止,人群在军备库内宽广的广场集合,四周散步着一些新鲜的尸体,已是清晨,但天色却依旧黑暗,火把开始不断在广场里升起,照亮了众人带着血的脸庞。
超质体
小江和其他几名队员,用新抢夺来的自动步枪,抵着几名还活着的俘虏的头,俘虏大多是女的,即使在末世,也能看出姣好的容貌,但此刻因为恐惧,已经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
和张嚣抵抗的另一波人此时也从防空洞中出来,在月亮花独自一人进去交涉之后,此刻也缴了枪走了出来,他们抬出了已经因为感染而去世的一名校官,在看见诚意之后,没有提出任何条件变走了出来,因为张嚣封锁而粮绝的他们此刻也的确没有什么筹码,能重获希望是存活的每个人共同的希望。
李蛰从人群中慢慢走出来,看着这一群形容枯槁的人,用眼神适宜蓉蓉将补给分给他们,而之前被拒绝同陈舒一起潜伏敌后的蓉蓉显然还在情绪之中,白了一眼之后才磨磨唧唧不情不愿的卸下补给包。
受了点轻伤,胳膊上简单绑了绷带的王羽走到李蛰旁边,交流起存活的几名俘虏的处理方式
“抓了7个人,剩下的都打死了,抓了的人当中除了这个男的,其余几个都是被张嚣抓的平民女子,被迫做了团伙里几个头目的情人,这次下山都没带下去,这个男的是个好手,枪法极准,是张嚣的核心成员,三当家,这次队员折了十几个,一大半都是他杀的。本来队伍出其不意攻进去,一路都特别顺利,要不是在筒子楼前遇见这个家伙,早就搞定了”。
旁边的小江也开口说到:“这个人枪法也真准,一梭子子弹连撂倒四个冲锋的队员,一把枪压制住了一个组二十几个人原地无法动弹,要不是安保部的同志救了羽哥,八成也被害了”
说到这,王羽恨恨的盯着不远处依旧躺在地上已经咽了气的几名战友,又狠狠的看了一眼跪在地上一言不发的俘虏。
喵喵
李蛰看着这个浑身黢黑的男人,黑是因为刚刚的战斗中,他躲在了后面楼上的有利地形,居高临下点射,最后还是小江急中生智爬过围墙,从筒子楼后面,用缴获的手雷硬生生将他炸下来的,炸到浑身黢黑,却没伤到要害,被炸下来之后,还能在空中尽量调整姿态,下地之后滚了几圈卸了力,虽然是敌人,但战斗能力也着实惊艳了众人。
众人此刻都默不作声,刚加入队伍那一伙人,也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男人,他们想知道,这伙新来的人如何处理这几个俘虏。
此刻俘虏慢慢的抬起头,看着不远处这个带着眼镜的扑克脸男人,他慢慢开口到:
“刚刚你没进大院吧,我观察了个遍,还以为这个姓王的才是你们领头的,可惜这个时代,竟然还有奋不顾身替别人挡枪的,今天真是小刀捅屁股,开了眼了。”